体操裁判违规竟没证据 先出场总吃亏人漂亮加分

但并非每个选手都能通过申诉得到好处,陈一冰就没有申诉。他不是不想申诉,而是“申诉也没用”。这是因为,能够申诉的只是自己的难度分,不能对完成分进行申诉,也不能申诉其他人的得分。所以黄玉斌始终不能释怀,他抨击现行裁判制度无法保证公平,急需改革,并称吊环事件将在奥运史上留下洗刷不掉的污点。

体操变革

对比赛进行申诉是保证公平的手段。本届奥运会,日本男团就在申诉后反败为胜,拿到了银牌。

却被禁止申诉

大多没有证据

“涅莫夫事件”

无论规则如何细化,体操评判似乎都不能彻底摆脱争论与嫌疑。因为但凡存在主观因素,便带着人性固有的弱点。

体操裁判打分丑闻屡见不鲜,体操是主观性很强的比赛项目,裁判也带着人性固有的弱点,他们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节操?

雅典奥运会单杠比赛中,俄罗斯老将涅莫夫用几乎完美的表演征服了观众,却仅获前三名选手中的最低分。现场观众全都站起来,报以持久而响亮的嘘声,并倒竖拇指抗议。

曾获得亚特兰大奥运会冠军的美国名将凯瑞说,体操选手永远很难决定自己的命运。往往第一个出场比赛的选手分数会较低,此后裁判会和这个选手的表现作比较,后边出场的选手分数会高一些。

但“陈一冰事件”表明,这套评判系统仍有很大漏洞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简直就是“涅莫夫事件”的翻版。

裁判违规操作

黄玉斌认为,有关申诉的规定存在弊端,需要改变和完善。“你只能说自己的得分不对,却不能说别人。但现实往往恰是对方完成得不好,分数却被抬高了,这种情况你还不能申诉,这真是天理何在!”

场面彻底失控,裁判无奈之下更改了对涅莫夫的判罚,由9.725分改为9.762分,但观众的怒火仍难平息,裁判长只好劝涅莫夫出面。涅莫夫微笑着向观众鞠躬致谢,恳求大家保持平静。比赛重新开始,他却坐在选手席掩面而泣。  此事影响深远,国际体联开始推行新的体操打分制,实行了100多年的10分制终于作古。新打分规则包含动作难度和完成质量两个系统,一方面降低单个裁判对运动员总成绩的人为影响,另一方面也让动作难度大的选手有了更多发挥的余地。

伦敦奥运会的体操比赛落下帷幕,但争议远没有消除。陈一冰表现完美却只拿到银牌,总教练黄玉斌对此表示,“简直就是明抢。”

最需申诉之处

另外,裁判对同一套动作的感知,也可能因人而异。比如俄罗斯著名选手霍尔金娜,虽然动作难度并不高,但因为身材高挑、气质卓然,往往能通过迷人的微笑获得额外的照顾。  2010年广州亚运会男子自由体操决赛中,中国裁判邵斌未经通告便擅自修改了完成分,让张成龙获益,事后遭到了处罚,这是为数不多“有证据”的违规操作。更多时候,体操修正误判的办法,是在其他项目上帮受委屈的选手一把。这种默契的“公正”,其实是以一种错误弥补另一种错误,这是心照不宣的规则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后奥运期:邹凯朱启南忙结婚 雷声易思玲去读书
  • 父亲讲述滕海滨八年坚守路 海滨别伤心我们都陪你
  • 美国体操性侵案过去一年了 但她们依旧活在阴影中
  • 邓琳琳火线成体操女队队长 最大夺金点在平衡木
  • 健美操世界杯日本站中国90后小将经验欠缺夺三银
  • 程菲淡然面对无缘伦敦结果 复出只为让自己重生
  • 多位奥运冠军乘坐彩车 吴敏霞邹市明邹凯等亮相
  • 二青会艺术体操比赛23枚金牌全部产生
  • 知情人揭程菲受伤细节 陆善真:我一直不赞同她复出
  • 体操世锦赛中国男团单杠失误痛失冠军 俄罗斯封王
  •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