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艺术体操皇后被学员告上法庭 要求返还巨额学费

从北京回家之后,白静重新入学。“她都11岁了,现在还在上小学四年级,课程根本跟不上,在班上成绩是倒数,在北京那半年文化课也没学到什么,全都给耽误了。”赵素梅说,“我们现在为这个伤透了心,真后悔当初练体育,但是如果法庭能接受我的申请,我一定还要告她,我就是告到死也要告。”

两人的代理律师同为侯士朝与刘秀丽,他们认为,钟玲在短短几个月内收取了十几万元,且未如约亲自授课以及安排队员进专业体工队,应该返还费用。而钟玲则表示,她为三名学员安排的是“优才训练计划”,“由我亲自制定培训计划,包括艺术体操、文化课和表演课的学习,除我亲自代课外,还安排其他老师给学生进行培训,并进行吃住24小时的管理。最初优才训练计划确定的是每个学生7个月的培训费168000元,家长对于上述收费标准也予以认可,后来实际收费要少于168000元……我从陈薇处实际收取的是110000元,从白静处实际收取的是100000元,上述费用已经在陈薇和白静的培训过程中,用于相应的支出。”

对于具体的案情,钟玲并不愿意多谈,她让记者采访她的朋友赵小嫄,视对方为自己的代言人。“首先这个事情没有合同,双方没有签订任何的合同文本,只是我想去你那学习,你给我安排功课、集中培训,你要想进专业的体工队,必须通过考试才行。”自称为北京体育大学病退老师的赵小嫄表示,“我是看着钟玲成长起来的老师,她的俱乐部现在有四十多个孩子,如果你行不正坐不端,怎么还有家长信任你。除了那几个邯郸小孩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纠纷。法院最终的判决是,钟玲不负任何责任,她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,只不过,她所犯的错误是当时没有写下明确的合同,可能她当时年龄还小。”钟玲说:“这几个官司对我的俱乐部不会有丝毫负面影响,相反,大家通过这些事情,明白了我的为人,会有更多的人信任我。”

由于艾群家中发生变故,其两位亲人在车祸中一死一残,一直未能及时起诉,她的案件直到上周才开庭一审。钟玲表示:“原告想协商解决,我不同意,我要等待判决。”目前,案件在审理之中。

“大概因为我是名人,所以他们告我,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才来告?我为这些孩子付出了很多,我的母亲从广西过来给她们做饭。他们这样对我,我觉得很可笑。”

前两桩案件,钟玲请了一位委托代理人,而在艾群案件上,她并未聘请代理律师,由其本人与丈夫东靖川出庭。案子审得很快,不到一个小时就宣告结束了,南都记者在法庭门外见到了钟玲,对于三起培训纠纷,钟玲淡然表示:“大概因为我是名人,所以他们告我,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才来告?我为这些孩子付出了很多,我的母亲从广西过来给她们做饭。他们这样对我,我觉得很可笑。”

“假如孩子不去练体育,而是跟其他人一样上学,我们的日子应该过得还可以。但是现在不可能了,我们家欠了十万块钱的高利贷,一分都还没还。”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第八届全国全民健身操舞总决赛龙岗拉开帷幕
  • 内蒙古举行“大体操进校园”师资能力提高培训班
  • 体操全锦赛下月开赛 邹凯领衔众将为世锦赛练兵
  • 以变求稳以稳求进 浙江体操队冬藏理想且待春发
  • 中国教练改写美国体操史 10年培养200名冠军
  • 40岁霍尔金娜生二胎 14年前曾生下长子随母姓氏
  • 2016年全国体育院校体操教学、训练研讨会举行
  • 体操世界杯科特布斯站决赛首日:中国队获四金
  • 美国体操精灵肖恩因伤退役 北京奥运曾获1金3银
  • 许雯淇获得全国青少年艺术体操锦标赛冠军
  • 网站地图